传统文化传播:“抱朴堂”堂主李辉——做一个身心健康的普通人,丹道养生

半聪先生宕子。

其自传云:宕子者,乃流浪者之谓也。自号半聪先生,半聪者,半聋也。无他长,唯擅读书耳。尝谓人曰,读书当得意忘形,写作当无法无天,做学问当眼高手低。然碌碌半生,学剑学书,皆无所成。故尝为《屠龙歌》以自嘲曰:

十年深山里,练得屠龙技。一朝出山来,应教天下惊。半生秋雨江湖中,长铗挂壁日日空自作铜吼。昨夜梦陶潜,殷勤留我饮。谓我何太痴,对月起舞为我长歌归去来: “世上元无龙,何用尔营营!”

 

他本名李辉,曾经是医学院科班出身,却弃医从文成为国内著名新闻评论人。针砭时事、激扬文字,作品在380多家纸媒体刊载。就在事业如日中天时,他的身体却每况愈下,因此走上修丹道之路。

1993年,21岁的李辉毕业于衡阳医学院(现在的南华大学)。和那个年代大部分大学生一样,他被分配在家乡工作。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,李辉渐渐不甘于偏居家乡一隅。2003年,他考上华中师范大学古汉语专业的公费研究生,师从著名学者谭邦和教授。选择去读书,意味着和过去安稳平静的生活告别,这时他已经有了妻儿,经过衡量,他卖掉家乡的房子,带着妻子和儿子来到武汉读书。2006年研究生毕业后,李辉顺利进入深圳某事业单位工作。互联网兴起后,每天浏览新闻时他都忍不住以“宕子”为名写评论针砭一番。几年后,“宕子”李辉已成为国内小有名气的评论家,在多家报纸开辟专栏。由于影响力太大,深圳的几家世界500强企业都聘请他为御用评论员。就在事业如日中天时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异常,大量的思考与写作,长期的缺乏锻炼等原因,李辉的身体不堪重负,得了严重的颈椎病和被西医称为绝症的“白塞氏综合证”,长期的口腔溃疡让他每一餐饭都痛得掉泪,发作时还伴有头昏脑胀,牙齿松动,舌头肿胀等症状,让他常常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。

 

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他开始练功改变自己。仅仅只用了半年时间,原来一身的病全部离他而去。

曾经有两个晚上,他躺在床上,根本没法入睡。不管以什么姿势躺着,身体都会自动打开,他感到宇宙的能量,不停的往身上灌。全身从里到外,每一个细胞都浸润在这种能量里面。而且,就是在那两个晚上,他出现了内视,从头顶都会阴,一道红色的光柱在颤抖。他还看到了左肾,左肾不是红色的,是黑色的,在小弯上有两个小洞,两个小洞里冒出两股黑气。在那一瞬间,他明白了一个道理——《黄帝内经》里的经络是修行人直接看到的。于是,他马上去网上搜索相关资料,一下子就搜到了李时珍写的《奇经八脉考》。在奇经八脉考里,有一段是谈到阴蹻脉的。李时珍说,不同的医家有不同的说法,应该以紫阳真人说的为准,因为紫阳真人是通过“内景隧道”(内视看)到的。

为了弄明白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开始研读丹经。

前后整整花了5年的时间,对照自己身体上的各种体症,他将自先秦至当代的丹经,基本上通读了一遍,终于彻悟了丹道的原理。他发现——原来最好的丹经就是《黄帝内经》,由此,他转入了中医的学习和研究。

 

他说,当今世上,能将丹道的原理说清楚的人屈指可数。原因有三:其一、民间有些人,功夫虽然练上身上了,但文化层次不高,缺乏足够的古文功底与现代科学知识,所以“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”;其二、那些专门研究丹道的学者,虽然有足够的知识积累,对历代丹经也非常熟悉,却大多没有实修实证,只能凭自己的主观臆断来解读丹道,仍然还是不能明理;其三、就算同时具备前两个条件,如果悟性不够的话,同样还是说不清丹道修炼的原理。因此,丹道在当代几乎就成了“绝学”,真正懂的人恐怕比懂季羡林先生研究的吐火罗文的人还少。

他认为,丹道的核心是生命科学与宇宙学,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核心的机密,是解读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把钥匙,可以贯通儒释道三教的所有经典,是非常超前的生命科学,也是中医里最高深、最难懂的部分,其内核就是我们常听到的“天人合一”。他说,“丹道”这个词的出现,意味着丹道的衰落,魏伯阳的《周易参同契》并非什么“万古丹经王”,最好的丹经其实在先秦,如《道德经》、《阴符经》、《黄帝内经》等,后世的丹经则越来越繁琐,离大道也越来越远。

参透丹道后,在他的指点下,身边不少身体出现了问题的朋友都恢复了健康。陈健明是东莞理工大学的老师,转胺酶有400多高,吃了多年的药不见好转,在他的指导下修身养性,没有用任何药物,如今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。原南山区检察院辞职的处级干部吴先寿兄,健康状态不佳,在他的指点下,身体也已有了很大的改善。2001年摔跤的世界冠军冯刚,因为训练过度,身体出了问题,在他的指点下,也受益匪浅。2017年11月底,冯刚专程从北京赶到他在东莞的家里——“抱朴堂”,以民间的仪式,拜他为师,研修丹道。

 

“抱朴堂”是他的书斋名,在东莞塘厦镇一个四面环水的小岛上,其中藏书上万册,涉及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两三百个学科的内容。近年来,海内外不少人慕名而来,拜在他的门下,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与丹道的入手法门。

 

“抱朴堂”功法具有如下特点:一、动作简单。简单到在电话里能说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没有半点花架子;二、效果显著。只要坚持练习(每天大约半小时),必有奇效,能让人基本不生病(有病治病,无病防病),老得慢(美容),延年益寿;三、性命双修。以命功为主,命功中兼摄性功(坚持练习,能让人变得性情平和),少数人可因此而打开“玄关”,进入混沌,盗天地之灵气,从而脱胎换骨,超凡入圣,敲开丹道修炼的大门。四、合乎医理。其功理源于《黄帝内经》,不讲大小周天,不讲丹田、穴位、经络,也不讲炉鼎、药物与火候,不守任何窍,没有任何出偏的风险。道法自然,功到自然成。

由于受过严格的科学训练,对西方的自然科学非常熟悉,他给弟子立下了规矩——当遵“不语乱力乱神”与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”之规,对于未经自己实证或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最好保持沉默。不迷信科学,但须有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”的科学精神;不迷信权威,但对于天地万物,须怀敬畏之心,对一切人,须怀谦卑之心。不得与人争强斗胜,他强由他强,明月照大江。要有“吾爱吾师,吾更爱真理”之精神,可以怀疑和质疑我所说的一切,但须以事实与逻辑来证明自己的论点。

当有人问及他为何修炼丹道时,他回答道:“做一个身心健康的普通人!”